www.11sbc.com_www.11sbc.com-【项崭新玩】

社友网

2019-11-15 20:41:56

字体:标准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标题分割#28年行走在乡村宣传消防——记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今年11月,是全国首个消防宣传月,我市公安及消防部门以“关注消防、平安你我”为主题,广泛发动社会各界进一步学习消防、参与消防。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位老人,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却化身为消防宣传公益使者,28年来奔走于城市乡村的各个角落,呼吁大家关注消防。他就是嘉兴王江泾镇数字电影放映队队长,首届浙江119消防奖候选人物阮方松。  在王江泾镇的乡间,时常会有一人开着一辆三轮放映车早晚穿梭于公路上,从这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过往的村民对这辆放映车都十分熟悉。“老阮,今天去哪个村啊?”“阮师傅,这趟放什么电影啊?”驾车的老人会朝路人挥手致意,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路。  晚上,阮方松总会提前到达村里的放映点,开始架设放映设备,大家这时候都放下家里的活,早早地搬起小凳子到放映的广场上占个好座。电影正式开播前,阮方松都会放上半个小时的消防宣传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阮不变的习惯。  说起阮方松放乡村电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8年前。今年56岁的阮方松经历了电影从幻灯片到胶片,再到数字电影的时代,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珍藏着全是文字的消防宣传幻灯片。说起放消防影片这一习惯,也纯属偶然。早先,阮方松的家离王江泾专职消防队很近,在一次聊天中,消防队长告诉他,乡村火灾预防一直得不到村民的重视,宣传工作也难以做到深入人心。阮方松凭着多年走村串乡的经验,觉得用电影的方式向村民宣传消防效果更好,便主动揽下了消防宣传的任务。  为了能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阮方松可谓动足了脑筋。消防电影刚下乡的时候,消防专题报道、消防小短片因为内容简短好记、实用性强,老百姓还乐于接受,但随着时间久了,片子重复播放,大家也开始厌烦起来。为此,阮方松一方面不停地到处去搜罗好的新片,一方面则去研究大家喜闻乐见的宣传内容。2007年的一天,老阮发现《走近中国消防》栏目中有很多素材适合当成影片播放,就主动找上了重庆电视台,栏目组也为阮方松的公益热情所感动,很快便将部分影碟邮寄过来。  “大家都比较喜欢看火灾案例,最好带有故事性,就像看电影一样津津有味。”阮方松说,只要影片所传达的内容足够贴近生活,足够震撼人心,老百姓的心里还是十分乐于接受的。  28年的坚守让阮方松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如今的他不仅在村子间播放影片,还收到镇里企业的邀请,来到工厂里给工人们当起了“消防放映员”。“阮师傅放片子很用心,到什么性质的企业就挑什么类型的宣传片,很贴近实际。”“阮师傅时间排得很满,但只要企业有宣传的需要,他都会见缝插针挤出时间来。”工厂的门卫说,时常看到阮方松趁着午饭时间,嘴里啃着面包,吭哧吭哧开着放映车出现在厂门口,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这份事业,阮方松将其看得十分神圣。他时常说,经常翻看自己的各色“古董”,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能够避免一次火灾,我就算是赚一次福报,心里想想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阮方松笑着说。

责任编辑:www.11sbc.com_www.11sbc.com-【项崭新玩】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名字送上火星不是梦想!华人报名NASA火星探索计划 经济忧虑加剧投资者连续四周净卖出美国垃圾债 探路后皮草时代:“零皮草”让奢侈品巨头陷两难 痛心!中甲外援五年意外死亡第3人2英超名将 Razer雷蛇推出名为Respaw的饮料产品 闫妮谈中国式家长的焦虑自曝与张嘉译合作很默契 中国发布汽车数据美国品牌情况不大好 麦格理:渣打目标价微升至75.81港元跑赢大市评级 美国前总统卡特:特朗普说中国在很多方面已领先美 假期娱乐指南:《创造营2019》总决赛之夜来临! 商务部:美方指责中方谈判中立场倒退是“泼脏水” 直升机放火,无人机围观:什么研究这么激情? 名将妻子:丈夫去中超我会不开心我爱社交和阳光 汽车市场新增量在哪里? 安倍访问伊朗第2天日本油轮在阿曼湾遭水雷袭击 金凯儿时做梦都想划一浆志在培养龙舟“接班人” 30元办假健康证注册外卖骑手接单 应对人口老龄化韩国拟将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 北京开通首条自行车专用路26分钟回龙观骑到上地 京东方“换帅”面板巨头何去何从? 美军再购478架F35战机单价将低于8000万美元 与FF合资项目落户呼和浩特:九城股价盘前大涨27.83… 谢婷婷产女狄波拉荣升做外婆赞外孙女白白胖胖 神吐槽:詹姆斯真是第2年开始就没进步的菜鸡! 滴滴在智利、哥伦比亚“开始接单”国际化持续推进 魔术师赛后刷屏评论总决G1:我3个预测对了2个 重磅!财政部核查77家药企财务医药板块须药医! 广深汽车限购松绑两地共增加车牌指标18万个 端午吃粽當心 鹼粽加硼砂恐觸法 不该走“黑路”的催收行业 快打旋风!恒大3分钟连进两球杨立瑜暴力鸟立功 东方季道消失6年复活宝洁能否再造SK-II、Olay… 油轮遇袭引爆避险特朗普甩锅伊朗金价逼近1345 官宣定名Seltos全新起亚小型SUV新预告 “格隆汇·首届大中华区最佳上市公司”评选完美收官 汇丰推出“大湾区+”基金瞄准五类初创企业 专家研讨再遇IEEE“审稿门”,学术共同体如何应对? 曝皇马大多会员拒绝内马尔场外因素让他们头疼 美国女子独自跑回家睡觉,忘掉3个月女婴在车内,闷烤4小… 有据可依学界为确诊游戏成瘾制作出首个心理测试 NASA允许游客访问国际空间站费用约4亿元人民币 英媒炮轰拉伊奥拉:足坛吸血鬼一直在坑骗曼联 32+8!11连中!乔丹AI后历史第3!NBA又多一帝 县体育场内的拳城热练7场比赛5场KO告终 创兴银行加入摩通间信息网络的金融机构 十大学会联合回应IEEE事件:坚决反对学术交流政治化 盘点曼联60大绯闻目标:贝尔领衔最后这人想不到 门槛将提高新代工管理办法或6月发布 梅雨來襲當心這5種「梅雨病」會攻擊你身體的4個部位 社区零售迎爆发期永辉聚焦超市业务能否提振业绩? 广东原干部蒋将将案进展:申诉获省检察院立案 美国宣布对伊朗最大石化企业实施制裁 亚马逊加速机器人培训:一夜可模拟数千次外卖交付 贝多广:通过技术改良使金融服务机构自身成本下降 章子怡一碗泡面只吃四口!明星们的减肥大法,也可能不是… 长安CS85COUPE1.5T今晚上市预售12万… 刘国梁:中国队长盛不衰老中青三代有梯队有节奏 水氢车争议未散“空气动力车”又来了还想赴美上市 古罗马人用什么代替卫生纸?答案是“擦屁股棒” 郭栋楠就抄袭魏晨歌词致歉:愿承担一切后果责任 因债务履行问题上海高院限制ofo法定代表陈正江出境 金利丰金融料全年度纯利显著下跌 传Facebook与美国监管机构沟通数字加密货币计划 环球时报:这位政协副主席应该被处分 传Uber在纽约招聘人才有意开发金融产品 华兴资本控股6月5日回购20万股耗资322万港币 重庆2副市长辞任本地提拔1副市长 iOS13新增黑暗模式?Flyme说我们早有了还支持… 巴菲特老了,越来越玩不过这帮中国人了! 神奇量子水一杯下去力大无穷? 看哭!卡特表态拒绝退役巡演!他只想默默离开 半场-巴唐头槌破门江子磊挑射中楣卓尔暂1-0深足 家长控制应用结成联盟:要求苹果提供专用API 前田敦子新片举行发布会讲述拍摄现场被求婚趣事 甘肃武威:查清“火书记”流毒和影响具体“病灶” 高通拟延期执行反垄断裁决:遭LG电子和美国FTC反对 离岸人民币升值收复6.92关口日内升值近150点 格力\"实锤\"奥克斯的玄机:数月前准备时间点敏感 暴雨蓝色预警持续河北等局地将有雷暴大风或冰雹 荣耀赵明:打孔屏将成主流侧边指纹比屏下指纹快110% 宝马和捷豹路虎联盟:将联合开发电动汽车零部件 被周美毅控诉“骗婚夺子”,郑刚首发声怒斥:彻头彻尾圈套… 狄龙为音乐剧速学手语沈震轩佩服:很难学 这20年,《X战警》可真够乱的! 盘踞中关村电子市场强迫顾客交易六团伙50余人获刑 对冲基金增持黄金多仓创2007年来最大增幅 名宿:C罗领导力强于梅西关键时刻梅西爱掉链子 再有退休部级官员受聘清华 统领全球保险业的三分之一,美国保险优势到底在哪? 香港航空股权内斗海航系董事履职受限索赔近亿 大摩:相信中海油服股价60日内将升维持增持评级 苹果手表将上线Appstore增月经周期追踪等功能 欧盟警告英国:必须付“分手费” 2-1领先终极灵魂拷问!猛龙夺冠的话,FMVP给谁? 李保芳拜访人民日报社:双方不同于一般层面业务合作 诺兰新片在爱沙尼亚拍摄选角广告泄主角造型 不止降息那么简单美联储的路子野着呢 朗华国际料全年度由盈转亏 BOYZONE告别演唱会6月登北上广三站预售已开启 博卡力邀德罗西加盟国米功勋:我对他太了解 女主播小林麻耶首次公开婚纱照获网友盛赞(图) 高盛:长江基建目标价降至69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Q2特斯拉销量或达创纪录水平消费者需求不是问题 高盛CEO夸赞AppleCard早期测试结果将于今… \"共产党人治理\"印度大邦:正执行第十三个五年计划 格力回应奥克斯报案:是他们的权利若诉讼会参与 这两个世界天后终于和解了!她们的恩怨情仇真是生动诠释了… 名将谈萩野公介3个月空白期:不太影响奥运备战 8種天然補鈣聖品,讓你吃好又健骨! 大连海关退运近2000吨“洋垃圾”为铝废矿渣(图) 中国5G商用提前一年背后原因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100个人至少3个抑郁症患者创新药亟需纳入医保 第七次人口普查将“查房”或为征收房地产税提供参考 特斯拉面临新问题:Model3需求是否已见顶? 国泰航空逆市跌逾2%遭汇证降目标价近18% 曼联官方确认续约名将!他今夏不会0价离队了 41岁徐怀钰近照曝光,脸部状态好身材却与年轻时差距大 汤神季后赛三分超詹皇!当得起NBA最硬的男人 猛龙夺冠概率升至92%!下一场4-1的概率6成半 宝马和捷豹路虎联盟:将联合开发电动汽车零部件 6·18“激战县镇”:阿里、京东、苏宁的\"下沉时刻\… 膽、腎、膀胱、尿道與牙齒都會結石,聽過心臟也會結石嗎? 武汉市政府副秘书长张军出任武汉地铁董事长 RBC:对墨关税引市场焦虑标普500指数有跌10%的… 日本陆基宙斯盾部署地调查出错竟因未统一比例尺 中国防长在香会就台湾问题表态外交部回应4句话 起底孙宇晨和他的波场币:22亿美元市值是如何炼成的 百慕大魔鬼三角的灵异事件,到底骗了你多少年? 统计局回应物价上涨:鲜果价格将趋于稳定 柳承敏高票当选韩乒协主席 陈小春方发表严正声明:从未出售过广州站门票 5月缴纳个税突然比前几个月多了?一个案例看明原因 最严禁令出炉乳企促销转战软性宣传 大庆警方征集以白岩松为首的犯罪团伙犯罪线索 2018年沪上银行理财哪家强?结构性产品剧增60% 《週末心理話》用交友軟體的人更會自虐因為一直想要拿一… 5G人才报告:平均月薪超1.4万元北上深人才需求最旺 一艘退役潜艇移交宁夏银川市:走几千里公路运到西部 亚马逊CEO贝佐斯:蓝色起源将登月“拯救”地球 当Vlog遇上5G新风口来了 敏华控股现下跌3%盘中低报3.14元 城市工作不好找了?农民已经开始返乡就业了 中国短道首任外方主帅亮相“濛之队”驶向何方 NASA:直徑逾16公尺小行星掠過地球 科通芯城5月31日回购75万股耗资175万港币 苏宁易付宝、双乾支付收央行罚单违反相关规定 奇妙的缘分!夏之光周震南机场捡到杨超越身份证 总决赛G6再刷出天价场边票!人民币47.9万一张 北京市长:抓住5G技术发展机遇推动与AI等融合发展 失望!孙兴慜无力倒地掩面悲伤奇迹之人哭到崩溃 【焦点】黄金再创新高之后下一步应该关注什么? 开卖“无肉汉堡”之后,去吃汉堡的人更多了 OcleanX电动牙刷299元发布多了块屏幕教你正… 伊藤美诚4-3险胜王艺迪:这是一场拼命的比赛 直击|百度宣布何俊杰加盟百度任副总裁负责战略投资 不动产抵押权注销登记可网办:申请后24小时完成办理 多伦多的优衣库上演着和国内同样的一幕!大家抢衣服抢疯啦… “抓贼致贼死”案庭前调解临时取消律师:正补充侦查 日产CEO批评雷诺未支持董事会调整措施 WeWork抢滩亚洲市场首个上海办公空间下月开张 这大概是国防部记者会上最短回答了 孙宇晨花费456.7888万美元拍下“巴菲特慈善午餐” 非毁灭?考古学家发现柬埔寨吴哥文明衰落新线索 挪用10万美元公款叫外卖?外媒:以总理夫人已认罪 OPPO回应发放5G牌照:已经做好5G商用的全面准备 美媒:贝索斯公开活动减少其他亚马逊高管开始露面 母马配种?可少不了它! 郎朗宣布与24岁钢琴家结婚德韩混血精通多国语言 媽咪營養均衡 寶貝頭好壯壯 盗墓者手中博物馆馆长买赃媒体:揣着明白装糊涂? 奥兰多迷人的游泳池住宅位于沃特福德湖区的中心售价3… 京东数科发布三款机器人产品 菲亚特和雷诺正设法恢复合并计划 曝米兰挖角利物浦防线铁闸开价2000万获球员同意 美军官兵将粉刷美墨边境隔离墙:提升“颜值” 胡玮炜卸任摩拜法人美团点评高级总监李洋接任 美团品牌变色:未来共享单车也统一“美团黄” 中铝招商局宝武接连出手国企改革新动向透露何玄机? 今夜至明天雷阵雨给北京“退烧”明天气温25℃ 《无所不能》中国首映“印度第一帅”现场秀中文 吃货小分队招聘启示 韩美举行防长会谈讨论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等问题 江西九江一法院民事调解书现多处错误院长回应 北京天坛再添新景区近70年后恢复古貌 解晓东现身谷村新司东京演唱会后台探班交流 扎克伯格个人安全主管被控性骚扰对女主人言语不敬 杨幂谈教育观:尊重孩子选择希望她享受自由人生 休斯顿又现连环砸车案!市区一公寓30辆汽车被砸两把枪… 离岸人民币升值收复6.92关口日内升值近150点 身體該排的6種毒素,食物搭配好解決! 美多种儿童麦片和零食除草剂成分超标 上证50调出股年内行情较弱3股市值过千亿 圆通女快递员遭恶意投诉下跪求原谅圆通:拉黑投诉者 巴黎咬定内马尔是非卖品巴萨皇马想买都没戏 美司法部对谷歌展开反垄断调查谷歌盘中股价跌逾6% 羽球名将李宗伟宣布退役癌症痊愈仍难再回赛场 本周主力资金净流出454亿食品饮料行业流入规模居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