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6psb.com_申博指定代理加盟网站《密室》邓伦穿东北

社友网

2019-11-15 08:03:33

字体:标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责任编辑:www.66psb.com_申博指定代理加盟网站《密室》邓伦穿东北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争夺华为5G时代谁主汽车? 黄老板香港演唱会因天气恶劣取消主办方安排退票 巴黎圣母院的艺术品将转移到卢浮宫保管 有人故意针对火箭!勇士还能这样碾压他们! 足协缩减周俊辰处罚期限5个月申花小将今日解禁 万幸巴黎圣母院里的文物都在大火中被抢救出来了 贝克休斯:美国石油活跃钻井减少8座三周来首次下降 贝莱德CEO:市场最大风险不是暴跌而是融涨 吴宗宪谈许志安出轨黄心颖:一时意乱情迷 汉诺威工业风向标:5G、AI正在重新定义“工业4.0” 终结季后赛十连败!CJ旧梗被挖女主被媒体圈爆 知情人士:拜登下周三宣布参加2020美国大选 非洲教授:别听西方说三道四我们不学中文才是真幼稚 快讯:庄文强《无双》获金像奖最佳导演 大学生白领过剩?高校打造两万个一流本科专业点 监管要求彻查奔驰金融是否通过经销商违规收费 小心这种不会飞的鸟!“世界上最危险的鸟”在佛州杀死主人 亨德利怒斥视觉中国:你不要脸但不要拿我的脸赚钱 爆料:韩旭李月汝外另3名女篮球员收WNBA合同 母婴团购App为何要麦克风权限?和11家网贷平台有关 外媒:三菱日联银行获准参与中国央行公开市场操作 如风达坠落:停摆与7000万欠债中小快递加速被碾压 天狮集团法定代表人被曝行贿北京网信办原官员 快讯:富智康一度大涨超11%此前否认郭台铭将辞职 创新还是修复?巴黎圣母院尖顶重建方案引争议 砸烂鸡汤锅!创造奇迹的男人终于为自己正名 香港演员林文伟离世任达华深感沉痛:他人很好 《在乎你》亮相北影节俞飞鸿大泽隆夫搭档默契十足 曼城如果没夺得英超冠军那他们本赛季算优秀吗? 优步IPO文件间接暗示滴滴出行估值陷入停滞 商人关厂淘汰落后产能获300多万补贴2次被控诈骗 视觉中国与明星的糊涂账:拿你剧照卖钱你用也花钱 日外相晒访华新体验:逛盒马鲜生、吃海底捞火锅 外媒:拍卖会上的4.5亿美元达芬奇名画或是赝品 欧洲消费者组织敦促监管机构对Facebook展开联合审… 石四药集团获药监局六个药品生产注册批件 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仿冒移动应用成网络诈骗新渠道 余承东再造华为终端:非手机收入要占1/3超500亿美… 国产动漫产业爆发还差几个IP爆款? 全通教育再回复深交所:吴晓波频道有别于普通营销号 美媒:美将投数十亿美元打造机器人舰队与中国作战 普利策奖注重战争、枪击与丑闻《洛时》南加大医性侵报道… 广汽传祺全新GA6更多细节预告图曝光 据称德意志银行认为合并将导致17亿美元的收入损失 奔驰事件再爆丑闻:私收金融服务费微信转入个人户 售9.68-13.28万元宝骏RS-5正式上市 苏永康留言支持许志安却被网友翻出过往情史掀骂战 物管股普跌彩生活跌近3%跌穿20天线永升生活下跌2% 李宁3V3羽毛球十周年赛揭幕傅海峰赵云蕾分享经验 福原爱谈大魔王张怡宁:理性的像“冰块做的人” 名宿:切尔西有点自满他们缺少一个真正的领袖 官媒:我军飞越\"台海中线\"只是最初警告后续还有行… Facebook称两名任职时间最长的董事即将离开董事会 管虎新作《八佰》定档IMAX拍摄再现抗战史诗 中央美院一教师作品被指抄袭美国艺术家校方已成立调查组 湖人新总裁赔率:詹姆斯老搭档领先科比第二高 南京大屠杀遗址被指保护不力:门窗尽坏杂草丛生 饿了么回应\"广告植入上海杨浦中考二模卷\":意外之喜 神吐槽:谁说没作用!也许科比奶的是系列赛呢? 美国今年已有近6000家门店宣布关闭超去年全年数量 庆祝权游最终季开播:NASA在火星上找到狼家图腾 许晴一袭白色薄裙飘逸清纯仰头浅嗅花香画面唯美 沉迷睡前玩手机“95后”大学生是“最缺觉一代”? 纽约市长签禁令限制市府部门购买一次性塑料餐具 2019北京半马2万人起跑男女冠军均打破赛会纪录 美国七大行CEO被国会盘问前高盛老总隔空打趣 施密特:我们的防守依旧不错李可对球队起很大作用 美国这场史诗级真人宫斗大戏最后一季刚刚开始 被前女友黄荷娜指是吸毒共犯朴有天获粉丝们力挺 杜兰特与贝弗利积怨已久!他竟是给威少报仇? 铃木召回200万辆汽车因检查不当和伪造数据 @所有人11省上调城乡居民养老金这些人有望多拿 以色列议会选举结果出炉内塔尼亚胡有望连任 宝马X7竞争力分析巅峰之间的对决 真和解?《复联4》新预告美队演讲唐尼眼神肯定 别指望奔驰女车主作维权斗士维权本不该让个人代言 巴黎圣母院耶稣受难荆棘冠已被抢救系最重要文物 【紐約,這裏不是美國】一個旅美華人的精彩見聞 亲历者回忆巴黎圣母院起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奶白兔”“大白兔”分不清背后却是两个“冠生园” 中铁建再签28亿元俄罗斯地铁建设项目大单 武磊继续入选大名单!或PK日本名将上演亚洲德比 今天起余额宝个人投资取消“双限” 恒安国际:王明富退任建议保罗希尔独立为非执行董事 埃梅里:红牌帮助了阿森纳贡多齐没发挥预期作用 巴黎圣母院最新状况:侧面玫瑰花窗仍存 网友爆料王思聪夜店一晚消费30万,竟然还不是他花费最高… 西蒙斯这下爆发了!大帝不在76人照样收拾篮网 富士康与台积电等44家供应商加入苹果清洁能源计划 这次,刘强东和京东一起被告 神吐槽:快船这么强,真替第二轮的爵士担心! 快讯:惠英红《翠丝》获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熊猫电子H股现飙升近4.71%A股涨停 每体:踢完曼联比赛库蒂尼奥跟巴萨商谈未来 教育部:加大对中小学生违规竞赛的查处力度 从狂喜到一脸懵X!这1分钟瓜帅崩溃他却笑了|gif 全国首例省部级携赃款到中纪委投案获从轻处罚 金立官网已恢复公司:服务器维护完毕 东京奥运赛程确定:射击首金女排决赛闭幕式当天 深击|被共青团点名视觉中国陷入“黑洞” 4000万白菜价!利物浦PK拜仁抢神锋渣叔钦点 大众前首席执行官深陷丑闻因“排放门”作弊遭起诉 高盛:维持港交所中性评级升目标价至280港元 美联储官员Evans预计到2020年秋都将维持利率不变 卫健委:边远地区优秀基层医生可放宽学历优先评聘 张轩睿否认节目有剧本:和Selina约会是自己排的 西部第9解雇球队主帅他们有意让沃顿成继任者 利物浦vs切尔西首发:萨拉赫战阿扎尔雪藏双中锋 日本央行将成日本股市最大股东? 郭台铭参选2020蔡英文马英九韩国瑜怎么说? 详讯:曾美慧孜《三夫》获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卡罗:比赛的结果是合理的苏宁的反击堪称现象级 辽足攻克新疆主场!赛后留字条:辽篮老铁加油 张善政宣布参选2020强调“没有担任副手的打算” 众星助阵利尔-迪基公益新歌比伯A妹吴亦凡等献声 中国女排集训流行剪头发时间管理从这开始吗? 北斗嘉药业料去年度亏损扩大 重罚!迭戈科斯塔因辱骂裁判被罚8场 中国女冰负于哈萨克斯坦获得世锦赛B组第四 天和惠世10人死亡事故背后曾上环保黑榜 王健林董事长一行参观梁家河知青旧址 考辛斯季后赛或将报销!杨毅:对火箭很不利啊 许志安其实是备胎港媒曝黄心颖目标另有他人 5G和物联网时代下,CDN+MEC将成未来主力战场 去哪儿网副总裁勾志鹏:“杀熟”无异于“慢性自杀” 2019上海车展:奥迪携全新Q3上市并有多款新车首发 京东入股五星电器背后:电商企业线下寻找新机遇 流媒体市场高手过招,迪士尼Netflix究竟谁能胜出… 5战4负!索帅的曼联突然崩了欧冠悬了争四要赌命 杨紫获粉丝赠可爱玩偶搞笑发问:给我外甥女的吗? 天风策略点评政治局会议:淡化宽松且看改革 德甲-桑乔梅开二度创纪录多特立柱两度救险2-1胜 深击|毛毛姐俩月涨粉两千万背后:转折中的网红经纪 日媒:伊藤美诚是世乒赛中国队最大威胁强心脏成获胜武器 北岛康介:东京奥运想看所有比赛伍兹能来就好了 “非洲版阿里巴巴”Jumia上市首日开盘大涨30% 中铝货运火车脱轨已致4死另2名失联人员仍在搜救中 郑俊英崔钟勋等五人被控集体性侵警方称正在调查 他不行了?单节15分逆转新疆全场6记三分打脸 黑石大涨!资产超5000亿美元宣布启动公司制结构转型 索帅:不清楚埃雷拉是否能留队续约谈判仍在进行 给你6个月欧盟同意英国脱欧期限延长至10月31日 参加中国海军阅舰式的首艘外国舰艇抵达青岛 前米兰主帅:梅西更有天赋但C罗才是球员的榜样 亚洲首部采用iPhone拍摄的电影《怪胎》即将开镜 接机现场秩序混乱杨紫工作室呼吁粉丝以安全为主 杨德龙:四大因素提振市场信心A股回调右侧机会显现 隔空秀恩爱!邓丽欣晒帅照为男友庆生王子亲吻回应 饿了么回应\"广告植入上海杨浦中考二模卷\":意外之喜 金球奖之争梅西真的好孤独!还有人能威胁他吗? 西安市场监管部门:已对当事4S店立案调查责成尽快退款… 库鸟争议庆祝被巴西前辈批评:怎么能和球迷做对 赛前落泪赛后微笑离场!他用20+10画下完美句号 许玮甯手写道歉信再次为手误点赞不当言论认错 特斯拉Model3又来一竞争对手!吉利几何A售价15… 波切蒂诺:热刺球员是英雄!这就是为啥人们爱足球 SpaceX将发行股票融资5.1亿美元:估值290亿 转会费1亿!曝阿扎尔即将加盟皇马今夏第三签 日本F-35隐身战机故障频发3年内曾紧急着陆7次 Facebook的问题究竟能否被修复? 言承旭敞开心扉谈恋爱观:在努力学会去爱 英首相回应阿桑奇被捕:在英国没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巴萨终场前展现超强传控曼联见识了什么叫无力 许志安出轨女主旧照被扒!出道颜值撞脸凤姐,身材比例五五… 优步上市倒计时!融资100亿美元只为等待这一天 瓜子二手车发布3月“瓜子价”:严选二手车价量齐涨 张嘉倪买超回应上节目作秀质疑:咋作秀?没必要 傳川普考慮緊縮移民法規學生投資簽證將趨嚴 詹姆斯杜兰特今夏联手?勇士快船场边这幕... 杨烁方否认“出轨”聊天记录:系p图,造谣已存证 直击|周鸿祎谈齐向东接班人:未来要多找几个二号位 多名政协委员回应马云996:对员工提要求就是违法 俄军新一代狙击步枪即将面世可发射两种口径子弹 由2个旅扩编为8个旅?官方证实中国海军陆战队扩编 《绅探》今日开播“皮皮探”白宇屡破奇案 苹果又被告了!两起集体诉讼指责其隐瞒关键信息 韩国瑜谈郭台铭参选:天塌两人顶舒服多了 欧冠-C罗头槌首开纪录尤文上半时1-1平阿贾克斯 萨里:切尔西3分钟错失3个机会还不知吕迪格伤情 武磊:我太太不怎么看球未来和她一起学西语 华为雇了个美国人特朗普大吼“我不同意” 武磊将自己扔出去换来却是这结果射门归零的隐忧 钢铁企业注意了!为期10月的煤气安全专项治理将开启 电影制片人方励目睹巴黎圣母院大火:非常难受 欧洲央行官员据称认同经济增长放缓并未恶化 传点融计划募资1亿美元?官方回应:“确实在融资” 直击|对话杨元庆:联想移动业务今年至少增10亿美元 我国科研人员发现66亿光年外独特信号 大陆央视网发文力挺B站:年轻人的学习圣地 福耀玻璃涨逾3%大和上升11%目标价 IOC向巴黎圣母院捐款50万欧助力2024奥运前修复 西媒:皇马有意签下热刺核心转会费高达2.5亿欧 柳传志:我是谁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释小龙父亲背景:名下9家公司坐拥330亩地武校 杨玏《黑色灯塔》杀青曝剧照搭档吴倩上演律政剧 视觉中国回应黑洞照片版权:已获授权仅限编辑用途 绿军队魂腹部左斜肌撕裂将缺席季后赛前两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