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g598.com_申博客服中心(24小时值班):轻型航母来袭:两栖攻击舰换“新角色”并不鲜见

www.sg598.com_申博客服中心(24小时值班)

2019-10-18 01:58:00

字体:标准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深圳人才市场化机制的开创  在深圳市宝安北路,有一个著名的人才大市场,这里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从五湖四海来到特区寻梦的人们。深圳是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才市场的地方,首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曹荣新今年已70岁,回忆起当年创建这个“第一”的过程,他感慨万千。以下是曹荣新的自述:  我1984年调入深圳市人事局筹建人才服务公司,后来成为第一任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主任。“人才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但在当年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事部门当中存在不同意见,很多同志都说:“不想把人作为商品去市场交换。”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已从“一定终身“、“单位所有”的旧观念中惊醒,开始冷静地审视社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全国各地的求职信像雪片一样飞向深圳市人事局,可当时深圳市人事局没有办法处理这些求职信,信件装了好几麻袋。传统的人事管理制度在新的人才流动面前,受到了强烈冲击和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开始白手起家创办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  刚开始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后来才有了会计和出纳。1984年,我们借钱300元,刻公章,做牌子,买开水瓶和茶杯,凑齐了办公用品,正式亮出了“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的招牌,这个招牌一下子就打响了,上门咨询、求职、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因为当时上级部门的批文注明,人才服务公司属于事业编制,企业管理,自负盈亏,独立核算,因而没有办公经费,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当年公司就设在小区的一间小民房里,木制办公桌椅、台式电扇、简易空调等是从深圳市人事局淘汰过来的。办公条件虽然简陋,但大伙的创业热情很高,乐在其中。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上下奔走,调查市场,或是在深圳市人事局收到的几麻袋求职信中寻找信息。  后来我想到,只有为人才供需双方设置一个固定的交流场地,才能让人才们更快更好地找到“婆家”。那时候,资金、生产、技术市场都开放了,可是人才交流市场还是新鲜事物。为了让更多人认同“人才市场”这一设想,我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在当地的报纸上,其中写道:“特区本身带有试验性质,为什么人事制度不能改革试点?我们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闯出一条路来,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这篇题为《深圳应继续拓展人才市场》的文章引起了热烈反响,很多领导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1988年,我们深圳市人才服务公司借了60万元钱,在深圳市华强南买下750平方米房屋,成立了“人才市场”,主要服务深圳特区成立之初的三资企业,这是全国第一家有固定场所的人才市场。我记得,“人才市场”开业之日,当时的深圳市长亲自题字,省市部门领导前来祝贺。虽然总共只有十六七家摊位,但成千上万的求职者里三层、外三层,把摊位挤得水泄不通。1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责任编辑:www.sg598.com_申博客服中心(24小时值班)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从狂喜到一脸懵X!这1分钟瓜帅崩溃他却笑了|gif 全球三问:经济是否衰退美联储会否加息反弹是否过猛 中国公布关键经济数据传递重要信号 李艾挺孕肚享受阳光妆容精致面色红润四肢仍纤细 3月宽信用确立:消费贷创历史新高降准概率大幅下降 联想控股退出安华农险中国能源投资接棒 “俄罗斯小姐”选美大赛落幕20岁女画家夺冠(图) 糟糕,火箭注定一轮游?哈登:老子专治各种不服 多一套车马炮仍不行看不懂的鲁能是真打不过? 本田CEO:两到三年在华销量将超美国有必要会扩大产能 京媒:国安攻守平衡像利物浦连胜多少场只是数字 法甲-姆巴佩缺阵巴黎2-3遭爆冷两连败夺冠再延期 科尔杜兰特出现分歧!要求KD一场出手30次遭拒 波音“失控”后遗症:将减产近两成 美图将手机业务转交给小米后做起了洁面仪生意 那些吃不起的日料究竟都吃些什么 沈阳棋盘山大火4000余人参与灭火行动 欧洲经济增长正失去动力德法两国却背道而驰 起底汽车金融:4S店早就靠汽车金融来维持盈利了 许晴一袭白色薄裙飘逸清纯仰头浅嗅花香画面唯美 仅隔一天三星美国关闭GalaxyFold预订通道 教育部:“民办园退出历史舞台”说法毫无根据 2019上海车展探馆:捷途X95 专家:拿版权做生意没错但\"版权碰瓷\"得靠法律规制 陈晓景甜的公路悬疑爱情剧将开播,题材很新颖,但片名太俗… 有人报名了!贾跃亭33亿资产二次拍卖有望成交 吉林清理整顿小额贷款公司打击涉黑涉恶违法犯罪 杜华自曝产前接老板电话:给我几小时我先生小孩 5G重新定义汽车:车企与供应商谁主沉浮? 陈峰谈海航危机:自救者天助最根本的还是靠自己 朱孝天甜晒娇妻庆生照韩雯雯无名指钻戒超抢眼 新州男子携汽油进入纽约大教堂还买了飞欧洲的单程票 7分钟不得分+自杀失误!80%赢球机会被强行玩丢 特朗普竞选连任“钱”途光明?筹款数额远超民主党人 曹云金晒萌照庆女儿一岁生日宝宝圆眼嘟嘴超可爱 媒体蹲守黄心颖遇唐文龙被问丑闻称有慰问当事人 郑秀文干爹放话要砍许志安,网友:斩立决吧 奔驰女车主收200万\"封口费\"?又有车主坐上引擎盖… 华为朱平:将落地全场景智慧方案体验店覆盖95%县城 周艳凤:武术散打跨界健美健身三年问鼎亚锦赛女子形体冠… 法媒:引发巴黎圣母院火灾原因可能是电线短路 空客与波音补贴争端升级法财政部长促达成友好协议 强对流黄色预警广西广东等地有8-10级雷暴大风 林宥嘉谈“与死亡最近一次”因压力大患肠躁症 哈里王子夫妇将入住的新居原来有这么多故事 众星助阵利尔-迪基公益新歌比伯A妹吴亦凡等献声 民航局:2月受理消费者对国内航空公司投诉1010件 阿里文娱成立“薪火计划”扶持青年电影人 特斯拉Model3标准版长续航在华可预订起价37.… 「波士頓新聞聯播」黑洞/馬拉松/夏威夷 英国警方:逮捕阿桑奇是应美国政府引渡要求 鹤岗or豪宅?楼市的冰与火之歌 纽卡保级在望欲续约贝大帅中超重金邀请被他拒绝 奔驰女车主收200万\"封口费\"?又有车主坐上引擎盖… 牛仔裤上身穿什么?刘雯秦岚选的这几种最推荐 爱奇艺5月16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邓紫棋工作室正式成立官方微博发文宣布营业 谷歌涂鸦庆祝首张黑洞照片的面世:上班通勤期间构思 俄“最美游客”三亚营救落水者中俄网友齐点赞 中国新闻网:巴黎圣母院大火是“天道轮回”? 黑洞照片让“天才少女”火了母校的贺词害苦了她 波音曾透露737MAX8怕热怕高不适用于某些机场 德赫亚遭传奇点名:葬送曼联希望请站出来解释下 许志安就出轨一事发文致歉:我真的做错了对不起 波波:帕克首次试训极差劲GM求我再给一次机会 安徽交通厅长落马家藏巨额财物曾被入室抢劫 武磊数据数据统计:出战63分钟7传球0射门 许志安演唱会及商演全暂停损失高达数千万 俄外交部:俄罗斯与北约军民领域合作已经停止 《青春斗》收官郑爽发文:感受了想作就作的青春 爱奇艺5月16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华为牌”汽车:万亿市场的掠食者 AKB48柏木由纪向粉丝报告肋骨负伤演出将受限制 晨鸣纸业跌近6%料首季净利按年跌最多96% 美联储埃文斯:低通胀或在2020年大部分时间冻结利率 台湾花莲县附近发生6.1级左右地震 張雲鵬人事案 財長證實事後才與高市府聯絡 景驰“兄弟”缠斗不止:无人驾驶行业陷侵权“魔咒” 中国海警本月第三次在钓鱼岛领海巡航日本海保监视 刘强东内部信:再不改2年后要倒闭了调整早有征兆? 中安民生“以房养老”骗局:合同陷阱多机构否认 彭博制作《权力的游戏》财富排名:三种方法给龙定价 吴京深夜光顾按摩店,邂逅李亚鹏独自做养生,笑容满面心情… 工业大麻“幕后玩家”:多家合作方背后的汉麻集团 近5万亿持仓、48只股票45只上涨巴菲特一季度暴赚 中国第四大沙漠内这个男人抗沙20年绿化8000余亩 迪士尼杀入流媒体战场胜算几何? 著名湖蜜录视频狂喷快船:你们永远都是小老弟 电影《笨蛋太郎》公开剧照宣布国村隼等演员加盟 季后赛最强板凳双核!能站勇士面前先谢火箭 不止间谍卫星美军空天飞机8年前曾抵近侦察俄军 富士康回应威斯康星州:致力于继续履行合约 “奔驰车主哭诉维权”事件有了新进展! 沈阳棋盘山山火已全部扑灭现场转入看护阶段 《巨匠》小演员官宣黄毅饰演少年霍建华 深圳福田水务局:已提前预警施工单位存侥幸心理 西甲-本泽马连场进球救主皇马1-1客平仍居前三 【深度】二季度展望:黄金逻辑重构上涨依旧可期 刷剧前最后一刻!回顾「权游」七年 王俊凯回校体测被偶遇操场跑步青春气息十足 專在富豪家旁垃圾箱「尋寶」退伍軍人脫貧 法国文化部长:重建圣母院不差钱捐款已超8亿欧元 图解:视觉中国相关诉讼近万起三类官司最“热衷” 中超-大摩托建攻00后小将首球斯威2-1华夏取连胜 黑洞照片让“天才少女”火了母校的贺词害苦了她 罗素兄弟硬核推荐:看《复联4》选IMAX更震撼 CBA闪电侠让时间凝固!哈德森在他面前显老态 张子萱晒老公视角照美如18岁少女,手上布满皱纹却暴露真… 炮轰炮轰再炮轰特朗普和美联储之间到底多大仇啊! 2019上海车展探馆:马自达VISIONCOUPE… 河北建设现跌逾7%五连阴累跌17% 中国首位女子奥运冠军吴小旋成色背后是坚毅的心 连跌五日后黄金触底了么?短期仍可能进一步下滑 苟利军解释为何FAST缺席黑洞照:工作频段不同 谁来接手郭台铭商业帝国?接近富士康人士:效仿华为 内塔尼亚胡迎第五任期巴以和谈前景如何? 刘亦菲分享手绘作品日系少女头像配色斑斓似彩虹 蔡英文称\"执政是为了台湾前途\"台网友开酸 佳兆业集团飙逾半成首季合约销售增76% 费雪在中国召回三款甜睡床:有导致婴儿窒息风险 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仿冒移动应用成网络诈骗新渠道 中国交通建设上涨2%破50天线 梅西1尴尬球荒竟6年才破大场面他能站的出来! 惠英红晒金像奖获奖图感谢粉丝:你们的支持是原动力 《黑寡妇》确认费本勒加盟为“小赫敏”量身造角 天风证券:4月下旬到5月可能迎来调整6月看多成长股 欧尚科赛3申报图曝光定位小型SUV 图灵奖得主帕特森谈996:家庭第一平衡生活至关重要 俄专家支招用核潜艇运北极天然气不用浮出水面 郭台銘:參加初選勝出就代表國民黨參選 创新还是修复?巴黎圣母院尖顶重建方案引争议 为迎合运动人群的需求Lululemon进军美容个护领… 下游皮革业需求疲软:达威股份去年净利下降19.99% 中俄默契囤黄金近4000吨美元霸权衰落人民币崛起 佐藤健主演《浪客剑心》回归最终章2020夏季上映 美国白宫外一男子点燃外套,已被逮捕送医 京东新成立一家贸易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 OPPOReno,口碑火爆的3K旗舰 身体不适照样怒砍34分首节3犯也挡不住郭艾伦 沙特阿美拟12.4亿美元收购现代炼油13%股份 “鹰眼”挑战升格服务细致全面武清静待亚俱杯 五问奔驰事件和解后续:其他车主金融服务费能退吗 超燃这是七十岁的中国人民海军 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在中国做有尊严的车主有多难? 德国经济有多惨?政府官员透露将腰斩2019年预期 “我爸问我当不当世行行长,我没答应” 巴克利求詹姆斯解说季后赛!詹皇是这样回应的 张一山发文回应光头造型举办P头发大赛逗趣十足 三星有意与华为“较劲”?这一操作史无前例 外媒:摩拜出售欧洲业务处收官阶段估值或达1亿美元 奈飞股价有望收复失地?起码期权市场是这么看的 海南移动携手华为在三沙开通5G基站 阿富汗多地发生恐怖袭击中使馆呼吁谨慎前往 高盛:渣打目标价上调至80港元确认买入评级 Zoom上市首日大涨72%中国廉价“码农”带来高利润 建业地产:发行3亿美元2023年到期票息7.25%优先… 沈祥福亲手掐死首胜希望!等着上港国安让你赢? 巴菲特:马斯克作为CEO,行为举止还有改进的空间 浓烟散去再看消防改革过渡期这场残酷考验 iPhone销量低迷翻篇:投资者关注苹果服务业务前景 唐仕凯:迈巴赫在中国每月销量超600台增值税下调提… 火星又没甲烷了?到底谁在闹着玩! 李国庆力挺刘强东:只要董事会同意\"独裁\"无可厚非 尤文的好消息?阿贾克斯核心大将受伤离场 河北建设现跌逾7%五连阴累跌17% 日本奥运担当大臣樱田义孝再因不当言论辞职 Mate204月26日升级EMUI9.1:华为自… 风尘四侠赛后一起去酒吧!布克拉塞尔同行(图) 美华裔天文学家讲述拍摄首张黑洞照片背后的故事 郭台铭参选2020是否影响鸿海集团营运?公司回应 美4月服务业PMI降至两年来新低或是GDP增速下跌信… 特朗普称美将释放更多频谱以取得5G领导地位 夏普中国回应出售电视业务:严重失实业务正常进行中 苹果要给高通多少钱?瑞银预计最多一次性付60亿美元 这是狗哥给的遗产!贝弗利教克劳德防哈登(图) 16岁英国女童星英年早逝曾与汤姆汉克斯演对手戏 中市府開罰中火兩千萬林明溱參訪花博表支持 克洛普警告利物浦:欧冠2-0不保险还得继续拼 南方航空跌逾4%跌穿10天线隔晚油价升1% 网购平台被用来开赌场厦门一赌博团伙25人获刑 想当英雄却成了\"八戒\"马德华历八十一难方塑经典 史上最好的反贪系列,终于来了! 价格贵出货量少?折叠手机被看衰 高盛Daly认为新兴市场将回升,因经济稳定增长 网易考拉:已与雅诗兰黛各自撤销法院在诉案件 李小鹏入选国际体操名人殿堂曾获5枚奥运奖牌 美图做手机的第六年:是说再见的时候了 美国财政部官员称正在研究SOFR供应的“早期阶段” “中国女间谍”擅闯特朗普庄园案现反转美拒放人 《合肥晚报》总编辑杨杰因病逝世享年41岁 德比4轮不败!泰达守住高地施大爷来了没输过! 葵花药业被质疑违规信批:实控人涉杀人拖数月披露 香港医思医疗料本年销售额增最少26%现跌近3% 炮轰炮轰再炮轰特朗普和美联储之间到底多大仇啊! 美联储二三把手重申耐心:“重要的国际风险”尚在 中国驻智利大使驳斥蓬佩奥对华攻击:有人已失去理智 2019体育影视作品色彩斑斓《中国女排》春节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