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sss018.com_【官方认证】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1-15 08:27:46  【字号:      】

www.sss018.com_【官方认证】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

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

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

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 法院发司法建议#标题分割#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顺利履行法院发司法建议2019-06-04来源:北京青年报15天刷出2700万游戏点击量,刷完量却未收到款,并由此引发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5月23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并决定收缴双方非法获利。6月3日,北青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获悉,法院已分别收到了双方当事人主动缴纳的非法获利款16130元和30743元,此案已顺利履行完毕。2019年5月2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北青报《法学苑》栏目对此案进行全网直播,截至目前,此案网络点击量达200余万。常某与许某经人介绍成为网友。2017年9月,许某通过向常某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点击量的方式,假借虚假流量误导网络游戏玩家,15天刷出2700万点击量,而许某未按照合同向常某支付服务费,故被诉至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常某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常某、许某非法获利16130元、30743元的决定书。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的判决书和决定书,这例判决的精髓在于认定了涉案合同的无效,让互联网领域暗刷流量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浮出水面。流量,是指网络用户基于对某网络产品、网络服务、网络平台的使用需求或喜好,通过点击、链接、使用平台产品或平台服务等物理动作,经多次或多人积累叠加而形成的网络数据集合。众所周知,真实的流量能体现用户对网络产品的真实使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网络产品的用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成为判断网络产品的市场价值、市场影响力乃至市场潜能等的重要因素,“流量”被认为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此案涉及的通过JS“暗刷流量”的行为,是“流量作弊”行为,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判决书显示:“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此案最终认定“合同无效”,因涉案行为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相关规定。该行为“一方面使得同业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被减损,破坏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侵害了不特定市场竞争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欺骗、误导网络用户选择与其预期不相符的网络产品,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属于侵害广大不特定网络用户利益的行为。”合议庭认为,此案认定“合同无效”,为自始无效。根据《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对应“全部收缴”的法律后果,还存在“予以返还”、“赔偿对方受到的损失”等情形。而此案为何适用“全部收缴”,未适用其他返还方式?此案所涉“暗刷流量”,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虽然是互联网上或部分人群中默认的现象或隐蔽的“游戏规则”,该现象助长了非法行为获益的不正风气,如果不加遏制,将会愈演愈烈。而司法裁判不仅仅是审结个案,更是关系到对互联网领域的价值引导和规则树立。此案判决书对此进行了精彩论述:“司法行为以被动性和谦抑性为宜,但在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追求不当利益,大量制造虚假流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过错程度较高,且虚假流量业已产生,如以互相返还的方式进行合同无效的处理,无异于纵容当事人通过非法行为获益,违背了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亦会导致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此案双方当事人主动向法院缴纳了非法所得。原告常某某表示,“我经过认真反思,已认识到错误,服从判决。我也会尽快将案涉款项上缴法院,经过此案,我已经受到法治教育,今后也将加强法律学习,争做一名守法公民。”被告许某则表示,“我此前对网络暗刷流量服务所带来的危害及后果缺乏足够认识,但经过当日庭审,现已完全意识到此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完全认同法院关于暗刷流量服务绝对无效的认定并支持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保证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为进一步净化清朗有序的网络空间,保护公平竞争的网络营商环境,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向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并发送了司法建议。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大对欺诈性点击问题的跟踪研判,通过对个案的研判,厘清欺诈性点击的认定标准。同时,需加大联合执法力度和相关领域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市公安局加大对“暗刷流量”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对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加强与相关监管部门的技术合作、业务合作,共同联手治理互联网乱象。加大执法宣传力度,让公众知晓合法利益和不法行为的边界。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的裁判,从法律的层面上给互联网领域通过非法方式或技术手段提高网上浏览量等违法行为敲响了警钟。同时,从此案也可以看出,涉案当事人在做出这样的行为时,对该行为的违法性及社会危害性都缺乏认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将继续努力践行“谁执法谁普法”,把每一个典型案例的审理变成一堂有内容、有态度的法律公开课。(记者赵加琪通讯员颜君董学敏)

美众议院通过决议谴责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标题分割#  新华社华盛顿7月16日电(记者徐剑梅刘阳孙丁)美国国会众议院16日以240票赞成、187票反对,通过一项谴责总统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的决议。  这项决议写道:“强烈谴责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论,这些言论把对新美国人及有色人种的恐惧和仇恨合法化,并助长这种恐惧和仇恨。”  特朗普14日发推,称那些“进步派”民主党国会女议员应该“回去”,返回自己破碎凋敝、犯罪猖獗的祖籍国,不要对如何治理美国指手画脚。遭特朗普发推斥责的4名女议员均为少数族裔。  特朗普上述言论当即引发民主党人和多数美国媒体的强烈批评。众议长佩洛西表示,这些推文再度证实,特朗普想“使美国重新变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和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16日先后出面“灭火”,称特朗普不是种族主义者。特朗普连续发推为自己辩护,指责4名女众议员“恨美国”,坚称自己的推文不是种族主义言论。美众议院通过决议谴责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标题分割#  新华社华盛顿7月16日电(记者徐剑梅刘阳孙丁)美国国会众议院16日以240票赞成、187票反对,通过一项谴责总统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的决议。  这项决议写道:“强烈谴责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论,这些言论把对新美国人及有色人种的恐惧和仇恨合法化,并助长这种恐惧和仇恨。”  特朗普14日发推,称那些“进步派”民主党国会女议员应该“回去”,返回自己破碎凋敝、犯罪猖獗的祖籍国,不要对如何治理美国指手画脚。遭特朗普发推斥责的4名女议员均为少数族裔。  特朗普上述言论当即引发民主党人和多数美国媒体的强烈批评。众议长佩洛西表示,这些推文再度证实,特朗普想“使美国重新变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和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16日先后出面“灭火”,称特朗普不是种族主义者。特朗普连续发推为自己辩护,指责4名女众议员“恨美国”,坚称自己的推文不是种族主义言论。




(www.sss018.com_【官方认证】)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sss018.com_【官方认证】SEO程序: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谷歌之困 博士最高补贴可达万杭州真金白银加码 被议员拿来和特朗普相比较扎克伯格笑而不语(图) 中金:中国金茂重申跑赢行业评级目标价6.61港元 13岁男孩杀人被收容教养媒体:合理合法值得肯定 研究生入职深圳中小学成常态:3.5万毕业生抢四百岗位 农业农村部:规模猪场生猪存栏已经触底回升 软银40亿股权融资or小摩50亿债务援助WeWork怎么选? 前三季度非税收入增29%四季度财政收入增速预计回升 70年我国农业结构不断优化农业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 墨迹科技IPO三载坎坷路:掉队于对手关键期遭离职潮 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中美达成协议需要一步步来 三盛宏业资金链爆雷“百强房企”疑买榜上位 广东、江苏前三季度GDP超7万亿16省份增速跑赢全国 艾格拉斯拟易主四川聚信股价涨停后者拟接手*ST富控 渤海汇金资管新任盛况为总经理赵猛为总经理助理|表 李礼辉:可基于区块链等技术打造财富管理交易平台 易信:英国脱欧谈进入最后关头消息面不确定英镑震荡 澳智库积极评价中国与太平洋岛国合作外交部回应 这些家电每家都有使用不当分分钟爆炸 北京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杨秀玲出席科博会主题报告会 骆驼股份时任副总违规减持5795万被上交所公开谴责 穿越牛熊十年A股个股平均涨幅达64% 经济参考报:猪肉价格推动9月CPI涨幅略有扩大 神华期货:乙二醇短期区间震荡中期重心下移 蓝皮书:计算机、电子行业企业仍是上市公司创新主体 机构:油价今夜将下调加满一箱油能省6元 我们问题背后的世界三大变化 海口:商品房不得捆绑销售与捂盘惜售或变相囤积房源 金正恩视察金刚山时指示拆除韩方设施中方回应 万科:陆股通第三季度增持1.3%股权 长三角金融稳定信息共享工作正式启动 英特尔幽灵峡谷NUC曝光:最高搭载i9,内置500W电源 普洱打击电信诈骗封号不应伤及无辜 Telegram回应SEC:Gram代币不是证券 人保财险员工涉嫌骗取大病保险资金涉案金额近300万 3000亿元社保降费带来了什么?企业负责人这样说 中国社科院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外贸成绩来之不易 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开启新博弈,债权人如何保护权益 9月车企销量排行:一丰跌出前10长城“紧逼”吉利 19小时纽约直飞悉尼世界最长航班挑战人体极限 美国务院没拦住特朗普 中国摄影师获国际大奖意外引发中外网友P图热潮 中国普惠金融指标分析报告(2018年) 掀起新能源车骗补“盖头”:补贴入谁兜?谁在骗补? 暗讽特朗普对土政策希拉里发了封“恶搞信” 证监会:出清“伪私募”推动出台私募基金条例 用户转网意愿提升难推动携号转网或 华显光电首九月营业额45.45亿人民币同比升78% 快讯:区块链板块午后异动聚龙股份冲击涨停 儿媳卷走170万拆迁款老人:房子是我修的(图) 妙可蓝多资产重组胎死腹中实控人曾被质疑操控股市 孙睿:真正好内容有价值观有态度能跟消费者产生共鸣 蓝皮书:计算机、电子行业企业仍是上市公司创新主体 美杀人狂魔落网35年杀害93人还笑着回忆杀人过程 江苏严查超载:一辆“百吨王”8小时卸了近74吨沙 外汇局:关于进一步促进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的通知 华晨房车质量存疑客户一脚踩穿踏板 媒体:吴敦义确定进入不分区安全名单 人脸识别惹的祸:脸书或将为700万用户赔偿350亿美元 109个国家9308名军人将参加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 2019年《财富》未来50强揭晓16家中国公司上榜 买相机是选单反还是选微单 钢铁行业正由“减量”向“强环保”转换 发改委:规范金融机构资管创业投资基金等有关事项 京东副总裁宋旸回应“二选一”:受伤最深的是商家 民政部部长李纪恒已出任部党组书记 稳外贸稳外资再加码政策效应有望持续释放 中国平安前三季度营运利润增21.5% 茅台实现千亿目标这60天很关键经销商已缩水近千家 河北涿鹿:共发现14份疑似虚假出生证明被销往九省 英国脱欧又要延期了?英镑美债急跌黄金急升 为啥不做个网络支付对抗中国?扎克伯格回答扎心了 非法捕捞长江鳗鱼苗公益诉讼案一审判赔850余万元 北京移动已建设近5000个5G基站年底五环内全覆盖 戴森电动车项目“流产”这块蛋糕不太好吃 港媒称反对派头目“遇袭”事件离奇有人想到马蓉 从BAT到ATM时代:美团是如何练成的 香港各界:美众议院通过涉港法案损害香港社会稳定 新疆公开招标出让两个金属矿探矿权中标总价达28亿 日韩矛盾有解?韩总理称文在寅拟向安倍致亲笔信 香港高等法院颁临时禁制令禁公开警员及家人资料 民进党竞选广告牌上线网友疑惑:怎么通通缺一色 51信用卡闪崩近4成二股东回应:持续下跌将影响公司 2019年可持续发展论坛大会倡议(全文) 主播海霞:“小恶魔”在人间游荡让人心痛愤怒 华为高管:正与美国公司谈判商讨5G授权事宜 博汇科技确定转战科创板赊销与退税增利较突出 德媒:德国5G安全标准“一视同仁”5G建设不排除华为 巴西一机场发生枪击事件三名嫌疑人被击毙 台女子酒后情绪不稳欲做傻事海巡人员机警救人命 估值低+驱动强豆油蓄力待发 遵义多地早餐频频涨价10元早餐难觅市监责令降回去 券商系FOF业绩大翻身平均收益率超12% 摩登大道3300万应收款“踩雷”被投资公司“跑路” 山西官方发文:禁止餐饮场所直接使用燃气加热火锅 “双11”前夜:快递公司收入普降 咋使牛奶更好喝?日研究:喂食含这种物质的饲料 “海贝思”刚走又有两波新台风将袭日本多地 申购倍数高达635倍昊海生科定价89.23元/股 央企背景公司爆雷!子公司财务造假拖累或有退市风险 北上资金大幅流入36.72亿元中国平安净买入5.31亿元 新京报:51信用卡被查债务催收应恪守法律底线 大机构最新动向曝光社保、基金已增持这些公司 李宁第三季度李宁销售点同店销售同比增长10%至20% 业绩持续攀升歌尔股份预计全年净利同比增35%-55% 管理权变更+债务高企云南保山城投定融债务违约 前董事长违规炒股利润被没收2万多股东笑纳2200万 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把中医药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 “蔡英文病”怎么治?吴敦义开出这张药方 前三季全国商品房待售面积49346万平方米同比降7.2% 清华经管学院顾委会2019年会议举行库克出任主席 趣步因涉嫌传销、非法集资、金融诈骗被立案调查 北上资金逆市净流入36亿白酒股霸占主力热买榜前三 致命女人:当国庆的渣遇上俞渝的毒 法官当庭怒斥地方政府:政府现在没有权力去拆房子 国台办评韩国瑜两岸白皮书:台湾前途在国家统一 智利地铁涨价3毛钱媒体:何以演变成一场政治危机 苏州重元寺主动退出4A级景区将“佛系”进行到底 这部讲孩子成长的中国纪录片美国观众也频频点头 云南城投拟向保利发展转让4家公司股权债权 初步建成泛在电力物联网国网欲 乐视熄火游侠停摆蔚来折戟 央行公布10月21日LPR:1年期为4.20%5年期以上4.85% 前三季度非税收入增29%四季度财政收入增速预计回升 洽洽食品2019年第三季度净利增长38%陆股通大举增持 9月信贷、社融超预期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回暖 回归实体:广东南粤银行业绩创优存款站上1400亿 天津征求意见:承接非首都项目暂未入津家庭可购房 减半投放报废共享单车何去何从? 10月22日涨停板早知道:七大利好有望发酵 中泰资管:提升还是回落创业板内生驱动趋势之争 因特朗普而加速新华视点:德美关系从盟友转路人 原招商基金、东方基金旗下基金经理老鼠仓 三季度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4%与二季度持平 深圳首批稳租金商品房入市一天就“抢空” 银保监会首次处罚险企营销员!一人被禁入保险业两年 英国货车惨案:警方逮捕第四人暂不评论遇难者国籍 AI领域下一个风口?7000万城市智能“清道夫”将上岗 不怕核战却怕鸟?美末日飞机遭遇撞击被迫停止试飞 券商ETF份额规模达46.66亿份创新高近1月增长18.86% 人社部:已累计帮扶贫困劳动力实现就业1126万人 多只个股闪崩:有暴涨近200%明星股更有三季报黑天鹅 Facebook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发布选举安全新功能 Keep裁员数百人?回应:没那么多是合理组织调整 两月内业绩预期反转蓝思科技资产负债率持续攀升 马斯克谈“全自动驾驶”时间表:今年发布抢先体验版 疏浚环保现跌13%四日暂累跌61% 博瑞医药实控人高价养锦鲤保荐机构:支出未流入客户 贵州茅台王者归来坐回基金重仓股“头把交椅” 特斯拉交付量再创纪录传统汽车“杀手”出现? 爆款基金出现的玄学:品牌、口碑、人设变得很重要 军运会用枪支弹药:入境的一枪一弹都有“身份证” 九成自由行游客旅行预算超支女性偏爱“买买买” 疑是小米MIX4谍照曝光:正面全是屏! 任泽平建言房地产税:不应全国同时推行应因地制宜 西南财大:中国家庭债务增速较快近6成集中在房贷 非洲猪瘟防控和生猪生产 9月中国进口猪肉超16万吨同比大增71.6% 页岩油成本18美金? 网易有道登陆纽交所:开盘13.7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19% 丁大卫:金融危机的不确定性是最大的挑战和风险 长春高新:前三季净利12.4亿同比增长47.93% 贝聿铭居住超45年的故居待售系其亲自设计布局 中审华会计所违规被警示:在ST银河审计中存在三问题 中信证券:安踏体育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升至95港元 新品最高售价13800元张裕高端白兰地能否突出重围? 美媒:美国防部“高度相信”巴格达迪被击毙 女子体验养生足疗遭扒裤性骚扰店长:赔钱行吗? 立信所潘莉华:科创企业业务模式和财务数据要匹配 构建自以为安全的“防火墙”副市长被“双开” 工信部:会同有关部门合力打造中药材标准化生产基地 陈同佳今出狱台湾接不接?长安剑:难为死蔡英文了 前三季度增收不增利的宁波热电原来是投资高手 四部门发意见指导医保脱贫:做好药品目录调整等工作 本月起北京这三类老年人每月可享受养老服务补贴 百川能源2.2亿收购两公司:涿鹿大地去年亏损 新西兰:奥克兰天空城火灾仍然没有得到控制 台媒:吴敦义将列入不分区“立委”提名名单 银保监会:前三季度处置不良约1.4万亿同比多1765亿 碳现货市场热议碳期货 天弘基金换帅蚂蚁金服总裁接棒 预防铅中毒世卫组织呼吁禁用含铅涂料 河南辉县永大化工厂爆燃致1死1伤两人均为检修工人 新京报: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不只是为了解脱 抗议者再闯美驻韩大使官邸韩媒:恐影响韩美关系 财政部:全年减税降费规模或将超2万亿元 华为前三季度销售收入6108亿智能手机出货1.85亿部 孙正义的“惭愧”和软银的“中年” 科创板拟上市公司二十一世纪空间技术终止注册 静待盈利见底拥抱景气改善行业 五大行小微贷款超额完成全年增量计划和30%增量目标 谈及即将为人父的感受哈里王子颁奖礼上动情落泪 境外机构在华谋独资券商:合资隐痛难除本土挑战犹存 51信用卡高管返回公司回应7月已停外包催收(图) 剑指非法放贷新法规补上三大短板 崔向群院士:中国急需建造12米大型光学红外望远镜